北京医生刘壮在武汉挑起一个人的“战时医务处”

【你有多美】北京医生刘壮:在武汉,挑起一个人的“战时医务处”

在武汉的65天,北京友谊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刘壮意外地拥有了“双重身份”。作为ICU大夫,他承包了“战时医务处”的全部职责,同时,还为队友们搭把手,帮着调整有创呼吸机、为危重症患者插管……刘壮是2020年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的获得者,对他来说,在一线驰援抗疫,是这辈子最难忘的经历。

北京市援鄂医疗队在武汉停留了65天,所接管的病区,累计收治345名新冠肺炎患者。

由于工作节奏太快,光是医生的排班表,刘壮就制作了5个版本。例行的医疗制度,在特殊环境下没能完全落实,同一波病人,由不同医院的医生参与治疗,但交接班的习惯不同,交接的内容也不一样。3个病区全部开放后,刘壮开始着手制定各项医疗安全核心制度,落实各病区科主任负责制,根据工作强度,动态调整医师排班,保证队员充分休息。

最初,刘壮一整天都“泡”在医院中。早上8点去,晚上8点回,12个小时不吃不喝。

一是玩弄舆论于股掌,操控议题套路深。

“文武双全”的ICU医生

在武汉驰援的65天中,除了处理“医务处”的工作,刘壮也主动参与各级查房、疑难和死亡病例讨论。2月12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病房楼15楼会议室中,12楼病区的大夫们就5个死亡病例开展讨论。会议持续了3个小时,刘壮始终在场旁听。

“感谢北京队,感谢刘壮,好多工作在他们的指引下开展,他们就像老大哥一样关照我们。”3月26日,海南医疗队撤离武汉前夕,医生们向北京医疗队和刘壮表达感谢。对刘壮来说,在武汉的65天里,既作为医生履行了救死扶伤的天职,也收获了珍贵的友情,是他一辈子难以忘怀的经历。

一边自曝美国掌握“重要证据”证明病毒出自武汉实验室,一边改口并不确定病毒暴发源自武汉实验室——这是典型的自己打脸。

早在3月初,“人类对病毒知之甚少”之时,就公然给病毒贴“武汉”标签——遭到整个国际社会抨击,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都坚决反对借病毒搞污名化。

在短短几天内,刘壮主持推进了普通病房改造,创建了协和医院西院区首个标准化隔离病房。6天中,医疗队累计收治患者突破百例。

影射病毒是中国的实验室人工合成、人为泄露的——遭到科学界、情报界集体打脸。顶级科学杂志《自然医学》研究指出,新冠病毒“不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多国科学家发表病毒起源于自然的多个证据;美情报界发声明称,同意科学界的广泛共识,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的,也未经基因编辑;西方“五眼联盟”共享情报显示,新冠病毒“极不可能”起源于实验室意外事故……

利益链条一目了然:只有抱紧现任总统大腿,蓬佩奥才能保住高位,而唯有通过重复谎言甩锅中国,才能转嫁这届政府抗疫不力的责任,才能防止现任总统跌落宝座。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德国情报机构对“中国源头论”进行质疑,指出“美国此举是在为抗疫不力转移视线”。故此,蓬佩奥面前只有华山一条路——不断说谎造谣,用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

由于患者数量庞大,所有医疗力量都投入到病区中,整个医疗组只有刘壮一人。从医疗质量管理、病区协作、受援医院对接到医生排班、建立相关医疗制度,都需要他来协调安排。

二是卖力讨好大老板,政治利益算得精。

曾任中情局局长的蓬佩奥,擅长假借情报界之嘴,在公开场合“漫不经心”透露掌握了“某些证据”,影射中国在这件事情上“有牵扯”,此乃捕风捉影。保守派媒体一拥而上,“同党”跳出来“补刀”,该涉华议题迅速被炒热,成为国际舆论热点,此乃炒作议题。这时中国或者国际人士站出来辟谣,蓬佩奥们充耳不闻,继续不分场合散布他们编织的谎言,企图引导舆论,形成“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真理”的假象,导致“政治病毒”肆虐。

“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林肯所言,送给蓬佩奥先生。

真不知是该佩服蓬佩奥先生内心太强大,还是该惊叹其太有心机。

2020年1月27日,刘壮作为北京友谊医院援鄂医疗队领队,和同事们从北京出发,前往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驰援抗击疫情。

白的非要说成黑的,被戳破的谎言非要说到地老天荒,就像牛皮癣一样甩也甩不掉。“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今天就来说穿蓬佩奥“顽固”谎言背后的套路与算计。

这样的舆论操控套路,以蓬佩奥为代表的美国部分政客都玩得很溜,副总统彭斯对中国新疆议题的炒作操控、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对中美脱钩的一系列蛊惑,莫不是典型例子。

“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蓬佩奥曾在一所大学的演讲中如此直言不讳其“成功厚黑学”。作为一名宣称“上帝让我当上国务卿”的基督教信仰者,为何会一再践踏“谎言是一种耻辱”的教义?作为一名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生,有没有想过满嘴谎言、炮制伪证的自己有一天将接受怎样的历史审判?(完)

从大年初三到3月31日,刘壮去时穿着厚外套,回来时已经换上短袖,家中的亲人每天数着日子等他归来。

如果蓬佩奥有点自知之明,不难发现,他的谎言蒙蔽住了自己的良知,却未必蒙蔽得了别人的眼睛。美国《政治报》网站报道,美国政府中的其他人,包括军事和情报部门的官员,一直不愿像蓬佩奥或总统那样走极端。《华盛顿邮报》抨击蓬佩奥是“美国历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其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表现,让美国在外交盟友中的信用度降到最低。

声称掌握“大量证据”表明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遭到世卫组织回怼,“压根没收到美国政府所称的任何具体证据”。

搬个小板凳,简单梳理一下蓬佩奥先生的“谎言集”。

两个多月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一而再再而三地拿“中国泄露病毒”说事,即便遭到一系列“权威实锤”的打脸,依旧若无其事地在国际场合“复读”这类谎言。以至于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成了对蓬佩奥谣言辟谣的专场,以至于蓬佩奥的“拥趸们”也听得恍恍惚惚。

一名危重症患者需要从10层转运到8层进行气管插管,当时在场的医务人员中,没有ICU专业的大夫,刘壮立即换上防护服,为患者上机插管。

不过,预期在飞往武汉的途中就被打破。刘壮曾担任北京友谊医院医务处负责人,看重这份经验,医疗队领队刘立飞提出由他担任“战地医务处”负责人,保障医疗协调与医疗救治有序开展。刘壮答应了。

去武汉,刘壮有自己的“雄心壮志”。他是一名ICU大夫,日常的工作,就是在病区里救治危重症患者。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发酵,死亡人数增加,在未知的疾病面前,他希望能发挥专业技能,救治更多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根据公开报道,蓬佩奥和特朗普的关系很近,连特朗普也说过,蓬佩奥和自己是在同一个频道上的。蓬佩奥能在特朗普的“炒人”潮中安然无虞,并且步步高升,得益于他对大老板的“投其所好”,即紧跟特朗普,让美国的外交围着特朗普的个人意志转。正如美国《国会山报》所评价,蓬佩奥充当特朗普在中国事务和新冠病毒话题上的攻击犬。

异地驰援,与在北京井然有序地开展日常治疗截然不同。一开始,光是收治当地积压的患者就占用了医疗队全部的精力。在数日内,医疗队接管了3个病区,床位达到150张,满负荷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