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日报网评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人人有责

中国日报网评: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 人人有责

连日来,中央指导组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指导督导湖北省、武汉市刻不容缓依法采取果断措施,不折不扣落实“四类人员”分类集中管理措施,真正做到应收尽收、不漏一人。落实的种种举措,给新冠肺炎感染者以及广大民众送来了一颗“定心丸”。

“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2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指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如此指出。武汉已经发起“应收尽收”的总攻。作为全国疫情中心城市的武汉,新增疑似病例由2月5日高峰日的2071例波动下降至2月10日的961例,说明随着武汉市强力推进确诊患者集中救治、疑似患者集中隔离、无法排除的发热患者和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观察等措施,疑似病人存量正加速分流和消化,既为病人接受规范化治疗、减少重症和危重症发生赢得了时间,也为后续可能发生的疑似病人腾出了检测等方面资源,为武汉、湖北和全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创造了条件。我们有理由相信,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春暖花开的日子一定能够早日到来!

完成“应收尽收”的任务,同样需要每个人的配合与付出。在这场与时间赛跑、与病魔竞速的战役中,没有人是旁观者、“局外人”,每个人都是疫情防控中的重要一环。在防控之网织得密而又密、政策措施施行得严而又严之际,社会公众也需要多一分理解、多一些配合,形成同舟共济、群防群治的合力。既要减少外出、佩戴口罩,做好自己的健康“守门人”;也要“不侥幸”“不添乱”、主动配合基层工作,为战“疫”增添一份力量。

完成“应收尽收”的任务,需要坚实有力的行动。从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在短短十天内拔地而起,到众多省份“一省包一市”驰援湖北;从改造、扩容武汉协和、同济、人民等3家定点医院,到加快征用宾馆、培训中心以及党校、高校宿舍等作为集中收治隔离场所……可以说,为分类集中管理“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疑似的新冠肺炎患者”“无法明确排除新冠肺炎可能的发热患者”以及“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四类人员,一系列果断、有力的措施已经在湖北接连落地。这不仅为群众的身体健康织密了“保障网”、拉起了“防护带”,更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搭建起了坚实堡垒。

《汉魏六朝集部珍本丛刊》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汉魏六朝集部文献集成”的二期项目,由刘跃进主持。《丛刊》选录了汉魏六朝集部文献集261种,其中《文选》4种,包括宋天圣明道刻本、宋赣州州学本、宋杭州钟家刻本残卷、陈八郎本等;《玉台新咏》相关版本8种:明嘉靖十九年郑玄抚刻本、明汲古阁本、袁宏道批明天启刻本、明崇祯二年冯班抄本(冯班、何士龙校跋)、明崇祯六年赵均刻本、明五云溪馆铜活字印本、纪昀校正稿本、徐乃昌札记稿本等;其他如《古文苑》用宋端平三年刻淳祐重修本,《六朝诗集》用明嘉靖刻本,《古诗十九首》诠释著述5种等等。别集涵盖126家226种版本,在兼顾系统性的基础上,特别突出珍稀版本、名家抄本、批校本或后世重要研究著述的收录,如陶渊明一人所收达10种,其中既有陶集的重要宋元刻本5种,又包含了陶诗研究的重要作品如清詹夔锡《陶诗集注》(清管庭芬录,何焯、查慎行批)、清吴瞻泰辑《陶诗汇注》、清马璞辑注《陶诗本义》、清陶澍集注《靖节先生集》(莫友芝校并跋)、清抄本陈澧撰《陶诗编年》等等。其他作家根据实际辑存情况,尽力搜罗存世的精善之本,即便仅有张溥辑本,也尽可能选取名家批校的本子作为底本。《丛刊》中诗文评15种,包括《文心雕龙》7种、《诗品》5种、《文章缘起》3种。所收261种文献均撰有提要,单独汇集成册。

据了解,《丛刊》立项后,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组织优秀编辑团队对接,卓有成效地开展工作,并得到各方面的大力支持。目前,《丛刊提要》部分也已经完稿,预计明年正式出版发行。

疫情当前,不能落下一位群众。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必须确保全部疑似病例及确诊患者得到及时收治,确保对密切接触人员及时进行干预,绝不能任由疫情蔓延,绝不能让百姓求助无门。同样,也只有让“患者有其床”,疫情造成的焦虑和恐慌才能得到纾解,人们战胜病魔的信心才能得到夯实。正因此,看似决绝的任务要求,其实恰是对群众生命健康高度负责的体现,也是领导者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精神的彰显。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社长魏崇介绍说,在印制方面,这些深庋密锁、积久尘封的珍贵典籍,经过高清彩色扫描,灰度制版印行,嘉惠学林。书中的批校题签,一仍其旧;题签影响原文的,采用技术手段酌情处理,兼顾到原文与批校的内容,可以相互参酌。凡原书封面或封底、衬叶有书名、印章等有效信息的,一概保留。原书缺页,尽力找同版本补齐。

一直以来,刘跃进都主张传统文献的整理要分层次、分专题,不能处于凌乱和自由的状态。“我所谓的分层次,首先就是将珍本典籍化身千万,不能让它睡大觉,别变成私人财产或者个别图书馆的财产。目前出版的这套《丛刊》,就实现了这个愿望,基本上把过去不常见和不容易见到的典籍,包括比较好的本子和有名家批注的本子,都收录了。”刘跃进进一步补充说,何绍基批校本《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的主要价值在何氏圈点批校,原文较为常见,故其原缺者不作补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