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荣誉!曼城宣布将为席尔瓦建雕像永守圣地

曼城球星大卫-席尔瓦已经正式加盟西甲皇家社会队,也结束了自己10年的曼城生涯。为了表达对这位传奇球星的感谢,曼城官方宣布,将会在伊蒂哈德球场为席尔瓦建雕像,他将永远守护曼城圣地伊蒂哈德。

去年对曼城老队长孔帕尼离队时,球队就宣布了为其建雕像的计划。如今席尔瓦也获得了这样的殊荣。曼城官方表示,这两座雕像都将在2021年揭幕。

开放是国家进步的前提,封闭必然导致落后。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潮流不可逆转,任何国家都无法关起门来搞建设。经济全球化遇到一些回头浪,但世界决不会退回到相互封闭、彼此分割的状态,开放合作仍然是历史潮流,互利共赢依然是人心所向。当今时代,任何关起门来搞建设的想法,任何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做法,任何搞唯我独尊、赢者通吃的企图,都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世界经济也是一片大海,世界大海大洋都是相通的,任何人企图人为阻碍世界大海大洋相通,都只能是一种不自量力的幻想!我们决不能被逆风和回头浪所阻,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坚定不移全面扩大开放,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各国要守望相助、同舟共济,弘扬伙伴精神,密切政策沟通和协调,全面深化抗疫国际合作,坚持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争取尽早战胜疫情,努力实现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

为实现这场惊心动魄的“蛇吞象”,张学政在资本上的腾挪闪转堪称绝妙。

过度竞争,加上芯片制造的集成度越来越高,手机设计公司的角色愈发微不足道,2007年前后,其平均利润率从早期的70%爆降到15%。

一次张学政在国外出差,一位外国朋友如此评价中国制造:“价格very good,品质very very bad。”这种评价,让张学政深感心痛。闻泰转型ODM,就是要瞄准高品质,成为全球领先的手机ODM工厂。

现年35岁的C罗是世界级顶尖足球运动员,曾先后5次夺得金球奖。本月初,C罗是在进行了多次新冠肺炎病毒检测后才出现了阳性结果,也是继中超大连队旧将丰特和里昂门将洛佩斯之后,本期葡萄牙国家队中的第三例确诊病例。

于是在2017年2月,以建广资产为GP、合肥芯屏为主要LP的中国产业资本,悄然拿下了78.39%的股权。

这使得“红米”一经推出,迅速成为现象级产品遭遇哄抢,不但市场上一机难求,有“黄牛”甚至把价格炒到1000元以上。

而闻泰业绩大幅增长的半年报,便是已按照74.46%的持股比例,将安世半导体的业绩注入其中。

当然,这场超级收购也给闻泰带来前所未有的财务压力。

作为手机方案设计商,闻泰处在产业链中间:上接IC原厂,在其芯片基础上做开发;下连整机企业,负责向其交货。

83.3%的路段处于桥梁上或隧道中

张学政的规划中,闻泰必须将创新的一侧放在系统集成层面,一侧聚焦在核心竞品,有多核心呢?“这个竞品越高端越好,门槛越高越好,越能补助中国手机产业链的短板越好”。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不断扩大对外开放,不仅发展了自己,也造福了世界。今年以来,面对世界经济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强,单边主义、保护主义蔓延,中国对外开放非但没有止步,而且推出了一系列扩大开放的政策措施,包括全面实施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进一步缩减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稳步推动金融市场准入、出台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强化深圳和浦东的改革开放举措、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等。实践充分证明,过去40多年中国经济发展是在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未来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条件下进行。越是面对挑战,我们越是要遵循历史前进逻辑、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呼应人民群众期待,在更加开放的条件下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

和沙海静谧的无人之巅

然而在赛前的核酸检测中,C罗的检测结果依然呈阳性。由于无法向欧足联提供新冠肺炎检测的阴性报告,C罗将无缘这场欧冠比赛,从而错过与梅西之间的顶级对决。(完)

今天的中国早已同世界经济和国际体系深度融合。我们不追求一枝独秀,不搞你输我赢,也不会关起门来封闭运行,将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为中国经济发展开辟空间,为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增添动力。正如习近平主席强调的:“我们绝不会走历史回头路,不会谋求‘脱钩’或是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我们将继续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同更多国家商签高标准自由贸易协定,积极参与多双边区域投资贸易合作机制,打造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完善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依法保护外资企业合法权益,有序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持续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建设对外开放新高地。与此同时,我们将继续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更加积极地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推动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治理体系。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坚定不移全面扩大开放,能够为各国提供更多市场机遇、投资机遇、增长机遇,更好造福各国人民。

当时,随便一块手机主板就能赚100多元。这让一毕业就进入手机产业,并先后在意法半导体、中兴、深圳先盛任职的张学政,嗅到了新的商机。

期间,张学政亲自抓了从手机设计到生产的每道关卡,并破天荒地首次把智能手机的价格不但拉到千元以下,而且定为799元。

工厂创立之初,张学政就笃定:既然要做,就绝不做技术含量低、劳动密集型的加工厂,一定要做科技密集型的智能工厂。

但张学政并没有满足于此,他还希望用新的技术去引领需求的进化。其中一个代表性的成果就是,和展讯联合开发出单芯片双卡双待主板。

第一步,在股权竞标中先声夺人。2018年4月,经过200轮惨烈竞标,闻泰组成的产业联合体,以114.35亿的高价先行拿下了安世33.66%的股权。这其中,闻泰联合体动用了借款、质押、引入投资者等多种方式来募集资金。

从此,闻泰在业界声名大振。

为达成这个宏伟的目标,闻泰将全公司的资源向生产基地倾斜。2013年,12栋厂房在嘉兴南湖拔地而起,囊括了手机主板、整机、配件三大事业部,员工过万。

最重要的是,在这场持续两年的并购中,闻泰股价从最低17.56元暴涨到最高171.73元。投资人对并购的巨额借款、注资,大量置换为闻泰的股票,又伴随股价一轮接一轮暴涨,获得了惊人的回报,惹得注资助力并购者不断涌入。

2006年2月,揣着闻泰自主研发的首款手机主板产品W100,张学政与几名销售员奔赴深圳。每天早8点,他们挨家挨户拜访客户,一遍遍将主板结构图、ID设计等演示给客户观看,最终吸引到2家集成商代售其主板。

在股票暴涨的狂浪中,闻泰已实现对安世98.23%的股权控制。

十几年间,就从卖主板的小作坊跃升为世界性代工厂,有人认为,这家公司走得实在太快了。但张学政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企业发展得还不够快。慢就没问题了吗?速度不是问题,关键是方向。”

对于从功能机时代成长起来的主板方案设计(IDH)厂商来说,转型的动力更主要来自“危”而不是“机”。

在张学政看来,伴随5G商用、万物互联和智能汽车时代的到来,安世将成为闻泰的一张王牌,在智能汽车、智能硬件、智慧城市等领域,具备硬核实力和增长潜力。

彼时,闻泰已经不是第一批入局者了。背靠国际手机厂称霸的“大局势”,韩国和中国台湾企业早已在此领域布局发展。但张学政还是通过性价比,为企业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一个月后,一款采用了W100主板的产品在手机市场脱颖而出,当月销量突破20万台,打破了当时国内单款手机的月销纪录。后来,整个W100主板出货量达到1800万台,创造出手机业界的神话。

第二步,通过对境内外相关基金的股权收购,进一步获得安世74.46%的股权,实现控股。

如今再回忆起那段时光,张学政形容为“那是一个画张图就能接单的好时代”。

业界曾流传这样一句话,“中兴出将帅,华为出兵将”。从中国电子行业“黄埔军校”走出的张学政,点燃了“将帅”中的“第一把火”,他在错综复杂的手机产业链中,为闻泰精准定点,切入了主板方案设计(IDH)这个细分领域。

2013年,“红米”出货量直接破亿,闻泰一举成为全球最大手机ODM厂商之一。

但“好时代”之下,闻泰与当时涌现的主板厂商一样面临着可持续性的巨大挑战。

特别是在中国遭遇半导体技术围堵的当下,闻泰的这个险冒得极具意义,安世的并购可谓超值。与之对应,自收购以来,闻泰的市值也一直维持在高位,至今日(10月9日),依然收在1500亿人民币上方。

2015年,闻泰在资本土壤中的生根发芽:通过借壳中茵股份,成功登陆上交所,奠定了闻泰手机ODM第一股的地位。

十几年前,功能机“霸主”诺基亚,稳坐在全球手机产业的“铁王座”之上。

但2018年,闻泰的净利润只有6101万,不到安世的1/26。要实现对这个估值300多亿庞然大物的并购,几乎不可能。

2008年,张学政在嘉兴南湖点燃“第二把火”,开启建设累计投资达8000万美元的闻泰手机工厂。

这么好的企业,之所以要卖,只因2016年高通启动了对安世母公司恩智浦的一场大并购,为通过反垄断审查,恩智浦不得不忍痛剥离安世半导体。

领略粮食生产基地的收获景象

在三十而立之年,他以10万元白手起家,率领一支小团队,成立了闻泰。

而屡屡豪赌却总能押中未来的张学政,对这些早就习以为常。他说:“人生就是一个接一个的马拉松,当你坚持下来,那些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也就完成了。”

他注意到,市面上的双卡双待手机,大多采用双芯片,外形难免过于敦厚。于是,闻泰与展讯共同探索,推出单芯片双卡双待新主板,一经推出,在市场上大受欢迎。

葡萄牙足协方面曾表示,C罗状态良好,属于无症状感染者。确诊后,C罗乘坐私人飞机返回意大利家中进行自我隔离。

以最近一次增发为例,2020年7月28日,闻泰发公告宣布57.54亿的定增超额完成,不但吸引了易方达、华夏、博时等大型公募基金,还有葛卫东、高毅等明星私募,更包括瑞银、瑞信、摩根大通等知名投行,堪称明星云集。

邂逅中国“自然与文化双遗”

公司业绩也因此飞升:2020年上半年,闻泰实现营收241.18亿,同比增长110.93%;净利润17亿,同比增长767.19%;扣非净利润14.42亿,同比增长941.05%。

这让业界为之苦恼,更推动了张学政从更高层面去创新,进而也有了闻泰的一次脱胎换骨的变化:由IDH转型为集手机设计、制造于一体的ODM。这样,闻泰不但能够帮客户设计手机,还能向供应链各环节采购零部件、严把质量关,帮客户生产组装出符合设计预期的手机。

湿陷的黄土、冻土和冰原

目前,中国的汽车半导体产业还只能用收购,来缩短产业周期;未来,一定会以此为基础,填补在高端半导体领域的技术空白。

从发起并购开始,闻泰的总负债就从2018年3月底的75.84亿,飙升到2020年6月底的343.69亿;商誉更是达到226.97亿。而闻泰的净资产只有228.21亿,远低于负债。

一个行业痛点,给闻泰带来了新机遇。

这样的形势下,闻泰该往何处去?

恰在此时,互联网手机的新贵小米登场,并贡献了闻泰转型的划时代订单——“红米”。从主板设计到生产的生命周期,“红米”全由闻泰操刀;这样,小米把主要精力放在产品营销和渠道即可。

“在新发展格局下,中国开放的大门将进一步敞开,同世界各国共享发展机遇。” 习近平主席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对话会上发表主旨演讲,强调“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任何时候都不会动摇”,重申“中国对外开放的决心坚定不移,对外开放的大门会越开越大”,并郑重宣布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充分彰显了以实际行动推动共同发展、实现互利共赢的大国担当,引发国际社会热烈反响。

由此,闻泰的市值也从借壳时不到40亿到冲上2100亿的最高点,一举成为国内的半导体龙头。

人类正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我们都在同一艘船上。风高浪急之时,我们更要把准方向,掌握好节奏,团结合作,乘风破浪,行稳致远,驶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而且,他话音刚落,就再次放眼长远,搞出大动作:收购荷兰安世半导体(Nexperia),带领闻泰往护城河极高的半导体行业延伸。

2007年,苹果推出iPhone,为功能机敲响了丧钟。

9月4日,闻泰科技再发公告:将完成对安世半导体最后1.77%股权的收购。如果一切顺利,闻泰将实现对安世100%的股权控制。

但关键问题是,ODM第一单从哪来?

而为撬动这场300多亿大并购,闻泰仅在最初支付了17.05亿现金,但却通过联合格力电器、云南城投、国联集成电路等产业资本参与,获得瑞银、瑞信、摩根大通等国际投行助力,展开各种资本腾挪术,成功实现“蛇吞象”。

之后,嘉兴工厂产能飞跃,从2012年每月60万台的产能,到2014年10月攀升到180万台。

到2016年,闻泰通信类收入已达126.52亿。除了苹果之外,华为、联想、魅族等几乎所有手机品牌都是闻泰的客户。很长一段时间内,千元以下机型之争,都可视为闻泰的左右互搏。

2006年前后,借助成本优势和国内市场的爆发,国产手机异军突起,手机设计行业随之风起云涌。闻泰迅速赶上了这趟飞车,并以高峰时一天能接十几个订单的速度,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方案设计公司之一。

在中国铁路之端畅想冬奥冰雪世界

实际上,主板设计门槛较低,从成熟的手机厂商里拉出十几个人就能做。在功能机大行其道时,主板方案设计厂商更是一度接近500家,大多数玩家都是靠低价策略左右逢源,看似借大势站稳脚跟,却难以挣脱与山寨机纠缠的命运。

但闻泰的价值,或许不能仅从财报数字上来判断了。

被闻泰所看中的安世半导体,正是这样的存在。

第三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即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完成对相关出资人的股权收购。期间,闻泰4次疯狂增发新股,募资金额高达216.5亿。

曼城主席穆巴拉克说:“大卫是一个变革型的球员,一个安静的领导者,激励着他周围的每个人。大卫的雕像将永远提醒我们他给我们的美好时刻,他不仅是一名了不起的足球运动员,也是一名鼓舞人心的大使,他始终以崇高的尊严代表着足球俱乐部。”

而且,好时代终将过去。

2018年,安世半导体实现营收104.31亿,净利润16.2亿,是不折不扣的“赚钱机器”。

张学政是其中最坚决、最敢于放手一搏的。

翻越“世界屋脊”,赏大美风光

但当时在业内,手机方案设计时有被制造商偷工减料的问题,最终导致成品不如闻泰和整机企业的预期。

完成这场并购后,闻泰成为中国唯一的世界级IDM(整合元件制造商)半导体公司、车规级汽车半导体公司、最大的模拟电路半导体公司。而安世主营的汽车半导体,要求更高、标准更严;仅在美国通过认证都需要15年,极具行业门槛。

28日,欧冠联赛小组赛G组的一场焦点战将在意大利都灵打响,由意甲球队尤文图斯主场对阵西甲球队巴塞罗那,分别效力于两家俱乐部的顶级球星C罗和梅西原本有望首次在欧冠小组赛中同场对决。

开创18项中国铁路之最 今年通车50周年

在众多细分领域,荷兰的安世半导体都是不折不扣的龙头。在分立器件、逻辑器件、MOSFET器件三大类别上,安世半导体的市占率高居全球前三。其中,分立器件全球第一,逻辑芯片和MOSFET功率器件全球第二。

今天,他创立的闻泰科技,已成为市值千亿的行业巨头之一。

安世的技术和产品,不但是闻泰欠缺的,更是面向5G和智能汽车产业未来的;安世的主要股权,又主要在中国人手里,并在2018年4月发公告公开转让,惹来了一众上市公司竞标哄抢。